您的位置:紫晴前世今生因果谘询网首页>>心灵书库>>心灵书库详情心灵书库详情

以太体是在我们身体外围一到三公分的一个能量体

发布时间:2014-12-18 21:58:30 关注度:10584
【全文】

以太体治疗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,有几天的时间,学习能量体的第二体,以太体,以太体是在我们身体外围一到三公分的一个能量体,它跟我们对爱的欲望有没有满足有关系。 老师是一位意大利的女老师,能量很流畅,非常的柔暖。在之前的几堂课上,我上得很轻松自在也很敞开,但到了以太体,我突然变的非常的敏感,情绪化。

 

我看到老师在课堂上特别照顾某些特定的同学,我出现嫉妒的心。渴望老师也分一点爱给我。 
老师对我有强大的吸引力,当老师来到我身边的时候,我会渴望她多待一会,即使只是一个眼神的关注也好。


我常常下课去拥抱老师,满足内在的渴望,想要老师看到我,注意到我的存在。 
课堂中,当我举手想发言,想得到老师关注,却又轮不到我的时候,我开始有很多悲伤与无力感。

从期望得到老师的关注,到绝望的放弃,感觉非常的沮丧。上课时,总是闭着眼睛流眼泪。 
经历了绝望之后,我内心中悄然升起一股强大的愤怒,怨恨老师偏心,不爱我。。, 
我愤怒她总是关注别的同学,不曾关注过我,我愤怒她不公平, 
我愤怒自己对她的渴望,对向老师索爱,我感觉到无力感。。。, 

我惊讶于自己的情绪变化如此之大!!!从爱的渴望到爱的索求,再从绝望放弃到达愤怒 ,这么强大的情绪在内心中翻腾只在这短短的三天之内。我上这以太体的课程,也不过就是三天,自己怎么像是把所有的情绪都强化了呢?

 

晚上回房间,我试图整理自己的思绪,看看自己发生什么事了,我想这与这堂课以太体有关,第二轮脉打开,爱的渴求不满足有关,于是我静下心来,让自己成为一个旁观者,看着自己情绪的发生与变化。我发现这是我自己的投射,对老师我有很严重的投射,但我将老师投射为谁呢?我对谁有这么深的渴望?我怎么不知道!!!

 

我得好好厘清我的情绪,因为在三十几人的团体班中,每人所能发言的机会已经很少了,更不用说这不是一个以治疗为主题的团体。所以我要老师治疗,最好问题已经很明确了,让老师能够在最短的时间,对症下药,才能将问题连根拔起根治。否则我就没有机会明白以太体到底在我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了。

 

终于到课程结束了,我到了老师面前,告诉老师,我的第二体第二轮打开了,在这里每一个活动,我都会出现所有悲伤的事件在眼前,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老师告诉我课程这次已经结束了,无法帮我处理,问我是否能保持到下次上课,再帮我处理? 我问老师,这段时间我该如何面对我的情绪?老师说,保持你的静心。就这样我等待一周后的上课。

 

一周后,我回来上课,回到课堂上,我依旧悲伤沮丧,我知道我还是得靠自己的争取才能得到老师的治疗。在一次分享中,我终于鼓起勇气举手发言,告诉老师我的悲伤以及对她的渴望。老师问我,我跟我母亲的关系。

 

我跟母亲的关系?


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,我跟母亲的互动少,从来不会想到她跟我会有什么问题。但我还是略说了一下,小时候的情形。我告诉老师,我母亲重男轻女,她生了弟弟之后,把我当下人一样的服侍弟弟,对我只有严厉的责打,从来没有给我爱。生弟弟之前,我是她婆媳冲突下的出气桶,对我净是言语暴力以及肢体暴力,我自小是一个受虐儿,我感受不到母爱,我也没有奢望过。

 

老师问我,你从小到大是否是由你母亲照护长大的,你母亲是否没有离开或背弃过你?

我疑惑的说,对,没有离开过我(我想这是我小时候的创伤,跟母亲有没有照顾我长大有什么关系呢)

 

老师接着说,我有观察你在这里的情形,你当下很能够跟人互动,也能与人拥抱与分享,你看来很健康,而且你目前做的职业以及你过的生活都是你想要的,不是吗?

 

我说对阿,(我心想,她大概没有时间帮我治疗了吧,因为她说我现在已经很好了,表示要活在当下。唉!我以太体的窒碍,该如何才能疗愈?)

 

老师接着说,我相信你母亲确实对你做了许多狗屎事,那些无需为她淋上花蜜(对了,就是这样,老师终于有听到我母亲对我的不仁慈了,这么大的创伤,得治疗很久吧!)。但,我相信你在你母亲肚子的时候,你母亲是全然的爱你的,在那个当下你是拥有了母亲全然无私的爱(我的心震了一下!!!)。

 

接着老师请现场所有生过小孩的母亲坐在我身边,围绕着我,让我去感受被母爱环绕的感觉。此时的我已经泪流满面,我渴望已久的母爱啊!!!原来我是这么样的渴望,这么样的嫉妒着弟弟所拥有的母爱,现在我拥有了,我原本就拥有了,我在母体里就已经拥有了!!

 

我静静的接受着被母爱能量场包围着,而母爱的能量就像那观音的净瓶水一样,缓缓的抚平疗愈了我那曾经受伤的小心灵,能量所经之处,我的伤口便奇迹般的愈合了。闭着眼睛的我彷佛回到了母亲的肚子,我感受到母亲对我的爱,我接受到母亲对我全然无私的爱。 而那最初,最原始的爱就足以疗愈我多年的渴望以及创伤!!!

 

当我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发现我的能量已经从我的内部重生了,我是个满足的小孩了,我再看看眼前的老师,她就是老师,不再是我的母亲的投射,不再是我怨恨的对象。我上前去拥抱老师,告诉老师这一次我拥抱的是老师,不是我的母亲。 我拥抱老师的感觉除了感谢之外,没有其它特殊的感觉了。(原来老师的温柔与接纳,让我一直把老师当作我内心中理想的母亲一样投射,难怪我会那么眷恋她的关注与拥抱)

 

成功的治疗,让我把对老师的投射收回来了。原来我要的母亲全然的爱,在母亲肚子里已经拥有了。只是我一直专注在一些不可得的抢夺当中,所以我在受苦,老师把我带回母亲的肚子里让我去看到,同时也接收到母亲全然的爱,唤醒这份爱,疗愈了我的心灵创口。

 

接着再上的课,我的眼神不在关注老师的身影,而专注在这神奇的能量治疗的学习当中。哈哈哈!!! 我终于摆脱了我内在母亲的阴影!


分享到: 更多
友荐云推荐